高层政策基调发生重大变化,从康波的角度分析现在所处的阶段

来源:康波周期研究

个人不能跟大环境抗衡是博弈论下的优势策略,有时候跟道德无关。

大自然的进化,让我们每个人打上了自私的基因。自作自受这句话并不完全准确,我们其实都是自作他受。我们每个人都活在上代人塑造的环境里,当我们接班,我们的所作所为对下代人来说又是无法选择的。

佛家讲业力,业力是因果报应的源头,共业是每个人业力的集合,共业就是一些大的喜、大的哀,或者说是对个人来说无法抗衡的系统性波动。

古代王朝末期,天灾出现人祸,人祸指的是流民,流民的温饱问题不能被基层政府很好解决时,流民就演变为流寇,流寇每到一个村庄,先洗劫当地的生产物资,然后经典的投名状策略就来了。土匪强制老百姓加入流寇集团,老百姓被断绝粮食来源,如果不加入就得饿死,但是要加入,就要交纳投名状。

投名状是什么,就是一种大家一起犯罪、从此穿一条裤子的证明。土匪头子打着杀富济穷的旗帜,挑出一个必死的某某某,那些不得不入伙当流寇的百姓就得拿着刀子你一刀、我一刀的让刀见血,从此大家都是官府的罪人了,良人当不得,就只能狠下心造反到底。

流寇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壮大,所到之处,一片焦土,当辛苦种田收获的粮食得不到?;な?,打砸抢取代老老实实种田成为优势策略,这样,饥荒越重,流寇越多,恶性循环,吃鸡游戏开启,直到过多的人口出清、秩序重建。被裹挟进去落草为寇的百姓可以对抗趋势吗,不能,这没得选择;奉旨缴匪的官军有选择吗,也没选择。

人心的合力也是一种趋势。人心并不纯粹,人心的合力下的结果往往出人意外,但短期内没人能打破平衡,所以会成为一种趋势。比如说公司里某个飞扬跋扈的老总众望所归,大家选择他当扛把子,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认同他。很可能内部是这样的:有的人是跟这个大哥穿一条裤子的,真心追随他;有的人是不服他,但实力真不咋的,所以选择低调;有的人是墙头草,既然老大现在强,就继续抱大腿;也有的人是真有实力,但上位时机不对,心里上预期自己挑事没有太多的盟友站队,所以也只能忍;也有的人单纯就是害怕不确定性,怕换个老大公司环境会动荡,自己有失业风险。

所以综合下来,就算老大脾气再不好,老大的威信还是杠杠的,如果有业绩,那简直是封神的节奏。这种机制下良性的建议得不到反馈,老大接受的都是一些处理过的信息,一些真正有能力有思想的人长期被边缘化,一旦发生重大决策失误,内部的反攻倒算会很快,摧枯拉朽往往一夜之间。

太平天国几大天王互杀的历史,很令人震撼。太平天国有天王、东西南北王、以及翼王共7个王。事件的诱因是南王和西王战死了,内部的政治天平开始被打破,天王和东王的矛盾激化,东王要天王让位,天王连夜下血诏让北王来勤王救驾,北王和东王很早就有矛盾,就借这个机会连夜屠杀东王府。

天王一看北王杀人这么狠,怕他成为下一个逼宫的东王,就强制北王交军权,北王一看天王出尔反尔,同时怕东王的余党在天王的支持下报复,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天天屠杀,北王和翼王本来没矛盾,北王反叛公开化后逼翼王站队,翼王不肯,北王就屠了翼王全家,翼王当夜翻墙逃跑,在城外召集了老部下靠九牛二虎之力清剿了北王叛军。

事情没有结束,剩下来的天王和翼王互相猜忌,翼王带领天平天国精锐出走,家产一分为二,实力大减的天平天国后来再无回天之力。一环扣一环,个人被大环境裹挟,卷在其中的人似乎都没法选择。

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与恶龙缠斗过久者亦会变成恶龙。

 

从康波周期的角度分析现在所处的阶段

根据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一个资产的波动可以分成非系统性风险和系统性风险两部分。非系统性风险一般指的是基本面引起的波动,系统性风险指的是大宏观引起的波动。

每个人的一生的财富如果分解的话,可以分为确实靠自己的能力挣来的(基本面),以及无论是不知不觉还是先知先觉的踩上了时代的大节奏挣来的(大宏观)。

李嘉诚确实是李超人,从一个普通的塑料花厂起家做到一个商业帝国,他个人能力体现在他的眼光和情商,准确的至少3次抄底了香港楼市,以及最早跟大陆建立商业合作伙伴关系等。

他的运气也很好,正当壮年的时候踩上了中国改革开放后气势如虹的经济崛起大事件。前几年曝光的不少财富缩水的煤老板就是一个反面对比,他们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能力,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财富其实是时代给予的机会,当11年中国宏观转向之后还在加杠杆的做法只能加剧自己的困境。

自我、本我、超我三者的关系中,认识自己有两个层面,一个层面是理性的那个自我,去管住那个潜意识驱动的本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另一个层面是理解超我,开启上帝视角,去审视自己的价值观、行为模式,特别是内在的潜意识是如何在与外在的互动中一步步形成的。

我们都曾年少轻狂,有过疯狂的举动,我们自以为标榜的自由是真的大脑独立思考的结果吗,如果按照现代精神分析的做法,说不定可能是童年时期看着其他小朋友有糖吃,想吃糖,家长又不给,一直压抑在脑海深处,然后在青春叛逆期爆发。那些自以为很牛比的实干家,脑海深处可能就有某个已故思想家的默默指引。认识自己很难,觉醒更难。

周期是什么,周期是欲望和约束的函数。宏观周期研究就是去研究自我、本我和超我的关系,从一个大的视野去看我们在世界的角色,认识自己,认识大势。按照周金涛和达里奥的宏观周期框架,我认为过去的宏观阶段总结如下:

(1)1980-1990:康波复苏阶段/长债复苏期,上一波社会债务和财富重组完毕,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关系缓和,新的顶层设计确立,改革解放了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什么都是新的。

思想大解放,没有旧有关系的束缚,包括技术也是新的,国内赶上了国外互联网驱动的技术革命以及改革开放的红利,上一批狂妄的人在上一轮康波萧条期被割韭菜,狂妄的新人还没成长,社会风气很好,低通胀伴随着高增长,小白领和实业老板的小确幸时代。

诗人很受人尊敬,张艺谋那个时候拍文艺片。60后和70后这波人运气最好,在年轻的时候就赶上了好的时代。50后由于年纪偏大,在新技术以及改革时代,处处被动。

(2)1990-2001:康波繁荣阶段/长债繁荣期,新技术大规模商业化应用,中国轻工业向重工业过渡,农村人口向城市迁徙的城市化启动,房子作为最重要的财富载体开始走牛,财富效应的出现使得大家开始赤字消费,买买买,这一波的城市化的性质决定了全国各地的房价上涨是雨露均占的。

那时没有一线城市和学区房的概念,北京和老家县级市房价差距不高,长债繁荣期的特点是透支性的信用交易流行,牛市加杠杆的做法使得社会内部财富分化开始显现,第一波开始膨胀的忘记自我的人在这个阶段生根发芽,他们财富和社会地位的强势属性使得他们要对外面世界打下自己的烙印。

总体上由于新技术的红利,这个阶段还是雨露均占的,每个人都沉静在岁月静好中,互联网的几个大佬也是在98年附近创业的,香港是美好的,我高中同学流行看《读者》,觉得一个月4000在一个小城市当白领很爽。

(3)2001-2019:康波衰退阶段/长债泡沫期,这个时候上一轮技术创新带来的红利逐渐消耗殆尽,经济高增长伴随着高通胀,信贷极其繁荣,加杠杆的财富爆发令人眼红,经济开始脱虚向实,虚拟经济的过度发展掩盖了实体开始衰退的假象,这在2011到2013年特别明显。

这个阶段往往伴随着工业化大国重工业化,以及中小城市人口向大城市迁徙的第二波城市化现象,大宗商品和房价出现史诗级大牛市,90年代创业失败的部分70后没关系,投机大宗商品期货和房地产一样可以成为人生赢家,一线城市和学区房的概念出现,北京甩出老家房价几条街。拆迁可以致富,读书无用论开始在这个阶段流行,继续走文人路线的诗人、摇滚艺人落魄,窦唯成仙,向商业化转型的张艺谋、汪峰等成为赢家。

社会内部意识形态分化,膨胀起来的人一批人开始指点江山,但受不少人反对,五毛党、自干五和精蝇势同水火。13年微薄最火的时候,公知大V最爱造谣和发历史绝密,动车事故后,“中国,请等一等你的灵魂“成为时代语录。

最危险的时候,共产党总是能自我净化,那个决绝果断的党又回来了,一如1935年的遵义会议,1978年的改革开放,时间也刚好都接近40年,深入的反腐和全面的改革开始强势推行。

(4)2019-?:康波萧条阶段/长债萧条期,长债萧条期的典型特点是单纯的货币政策容易失效,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失衡,社会总需求不足,政治走向前台,内外竞争的压力倒逼改革,强力政府是各国普遍特点,强力改革本身也是萧条期出现的信号。

债务人和债权人的矛盾难以从市场经济层面解决,所以政治明星会取代过去的商界明星成为时代的标杆,强力改革下,落后的社会关系和站错趋势的对象会被清理,上一批膨胀的部分人成熟到了会被割韭菜的地步,房产税大概率会执行。

很认同任泽平和周金涛的中国经济L型底的判断,第一波从11年第二季度下探到12年第四季度,第二波从13年中下调到15年底,第三波从17年中下调到18年底,第三拨经济软着陆后,中国经济真正进入6-7%区间的稳定换挡期,转型成功。同时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在酝酿。

总结??挡ㄏ籼跗谑呛苷5南窒?,很反感阴谋论或者宿命式的悲观主义,我反而很乐观。国内的强力改革、强力对外开放,和美国搞贸易战是一个明显的对比。为什么进行强力的改革,是因为人性的自私会使得有优势的利益集团榨取社会的每一滴财富,不要挣最后一个铜板,说的好听,很难执行。

加杠杆的市场竞争会加剧社会债务人和债权人的贫富悬殊,总需求不足,信用萎缩,这是全世界的问题,欧洲、美国的情况更严重,在存量革命的时代,谁先改革、谁改革深入,谁就能清理落后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占领下一轮技术创新的制高点。

1825-1835年蒸汽革命时代的清朝完全没抓住机会,被宰割;1929-1937电气革命时代的民国政府没有能力完成重工业化,被宰割;1973-1982汽车和计算机时代的新中国稍微抓住了尾巴,建立了地球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工业化大国向工业化强国转型。

19大是胜利的大会,路线基本确定,后面就是执行??垂膊忱?,一直是这样,只要内部路线确定,后面不是想做,而是怎么做的问题。这一轮康波萧条期到来,在强有力的政府领导下,至少不会像前二轮那样在国际上被宰割,积极主动、开放的心态下,强力改革、强力转型,说不定真有可能实现伟大复兴。大国和小国不一样,几百年不打仗的小国很常见,大国的国民都是要赌国运的。

 

高层政策基调发生重大变化

大工业、大信息化时代,现代政府都是超级政府,资源集中和调度的能力远远超过以往农业文明为载体的集权政府,从每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政治局会议、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央行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四个维度来看,这几年中央政府从顶层设计到政策的公开表述,到市场的接受,最后再到实体经济的表现,政策拐点领先经济和市场拐点特性还是很精准。

尤其是当国家内部路线清晰化,改革方向清晰化,以及中央在军队反腐、经济反腐、意识形态领域整顿等方面收获人心,顶层设计传导到市场的效率更加高。人心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社会内部各资源向阻力最小方向运动的路径逐步清晰化,顶层设计从蓝图转化成具象的可能性大增。

事实上,成功的改革都是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推动形成的,强有力的顶层设计需要强有力的改革团队,最近几年国家政策意志深深地打入实体经济的烙印,并且取得不错的经济数据,这说明上层深化改革的能力和决心都很强,那个要么不做,要么就秋风扫落叶般横扫一切的主动的党又回来了。所以,在存量改革为主的时代,读懂政府报告是一项很重要的事。

回顾一下,近几年跟着国家政策走,基本上是正确的,同时政策一般领先市场大概半年左右,国家政策具有相当的反周期性,目的在于前瞻指引,降低市场波动。

15年下半年国内外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要崩盘的时候,国家出台了房地产去库存政策、三去一降一补的去产能政策、以及积极财政政策,这些做法及时稳住了经济,带来了国内外经济的同步复苏。跟着党走的许家印成了首富,而看空国内房地产的万科股票涨幅很小。当时带头跑路,事实上做空国内经济的大财阀后面日子也不好过,比如说AB。

16年底不少城市房地产价格疯长的时候,政府说“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旋即大多数城市实行了空前严厉的限购和限贷政策,在房价、汇率和独立的货币政策铁三角中,房地产失控的系统性风险被抑制了,17年全国房价整体平稳,没有产业支撑的炒作城市房价跌得不少。

17年的主题是金融严监管,降低金融系统杠杆。事后看,17年央行基础货币增速同比只有4.21%,M2增速、银行资产增速和同业存单增速下降吻合,去年的货币政策其实是偏紧的。从中美10年期利差来看,17年中国国债下跌的时间比国外提前、下跌程度高,说明去年央行的收紧是提前国外的,具有典型的反周期特性。

以及从央行资产负债表流动性结构的变化来看,随着经济企稳,外汇占款重新上升,央行对其他存款型公司债权的规模相应的在逐月下降。17年全年看,央行在公开市场上的操作是保守的,四月份和八月份两次主动流动性收缩均造成了债券和股票市场不小的调整压力。

展望未来。从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央行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及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来看,政府的政策着力点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政府的顶层设计领先大众预期以及实体经济,而“领先”这一反周期特性,本身也是一个具有主观能动性的政府防范未来风险的负责体现。

第一,最重要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在逐步退出。2018年公布的财政赤字率目标是2.6%,低于去年的3%。从财政结余来看,连续三年超级财政政策已经透支国体,财政结余已经基本用完,同时经济稳定的目标已经达到,积极财政赤字政策必要性和可行性均不足。

第二,在对经济的表述上面,降低了对经济高速增长的诉求。2018 年政府工作报告确定GDP 增速目标为6.5%左右。与去年相比,目标水平持平,但删除了“在实际工作中争取更好结果”的表述。从地方两会制定的各地经济增长目标来看,也大多调低了目标增速,显示政府在今年无意继续推高经济增速。

第三,在对房地产的措辞上,不再提房地产去库存化,棚改目标从600万套下降到580万套,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定位,落实地方主体责任,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再次提出“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醣一锔哪勘晗碌饕馕蹲挪鹎ɑб灰贡?,然后拆迁户买房推高房价的循环链条弱化了。17年新房销售的30%是由爆富的拆迁户贡献的。目前的房价很高,地方政府主动下调住房拆迁规模,同时央行专门针对棚改货币化的PSL贷款也下降,说明地方政府拆迁的意愿在下降,毕竟15年假如一套房货币化安置200万,现在就要给400万的补偿。15年以来房地产价格牛市背后的推动力量是央行背书的货币化拆迁买房,目前这股边际力量弱化了,结合全球背景的流动性边际收缩,房贷的继续收紧,房价确实不能再炒了!

第四,不再提“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政策是15年底以来中国供给侧改革的核心政策,催生了工业品价格牛市,改善了黑色产业链国企的资产负债表。随着国内经济的企稳,工业利润的好转,这一政策不再提了。

政府政策基调的重大变化,从去年12月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始就已经体现,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理解成政府政策风向转变的再次确认。16年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17年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紧缩的货币政策,18年很可能是偏紧的财政政策和中性的货币政策,从力度上来看,这三年政府层面刺激经济的意愿是在下滑的,这本身也体现政府宏观调控的反周期性。

  • 温馨提醒:本文内容为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入市,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4年前,由发表,共 6214字。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